隰有荷华

我把lof当QQ空间用

(意绮)段子•真开车😉

人物归霹雳
occ归我

叫唤渊薮山顶开着一家修车铺,名曰:武道汽修高级修车铺。
这家修车铺简直是苦境有车一族的福音,因为他不仅收费公道,服务那也是极好的。不少人想送自己的孩子去学汽修,可惜武道汽修只收七名正式弟子,首席意琦行要求又严格,很难转正。因此,众人望而止步。
也有学了一半跑路的,迷眼乾达就是一个,他还带着夜奔狂晓等在山脚开了家武道外汽修低级修车铺,专门跟意琦行对着干。
意琦行完全不把这当回事,一留衣就有些着急,到意琦行跟前问,你就不怕他抢了咱们生意吗?他们可学的不少。
意琦行淡定的甩出一沓传单,一留衣一瞧,上面赫然写着:武道外汽修众人乃弃徒,学业未成,望众人切莫上当。
一留衣一阵心惊,叹道不愧是首席。
舆论攻势一下,武道外汽修刚开业三天一个客户都没有。
迷眼乾达恨得牙痒痒,夜奔狂晓安慰他:你有真才实干怕啥子?
迷眼乾达底气不足:我只学了洗车和漆车。
于是修车铺就改成了武道外汽修美容铺。
但还是没人来,为什么?长的太丑。
身为武道汽修的首席汽修师,意琦行修了大半辈子汽车却从没有自己开过车,为了湖海不留遗憾,过把车隐,意琦行决定去大马路上感受下飙车的快感。
世代以卖地摊鞋为业的邪九世,听说了这件事,大方的将一辆在地下室里放了三、四年,引擎“吭哧、吭哧”响的小众牌汽车借给了意琦行。
意琦行毕竟是第一次开车,就寻了自己的好友玉阳江上的老船长绮罗生来帮衬。
绮罗生坐在副驾驶上,看着补巴与机油味齐具的汽车赞叹,不愧是好友,对车的品味就是别致。
结果意琦行在大马路上一个风骚的走位差点没吓破绮罗生的狐狸胆。
绮罗生抓紧了胸口的安全带,心想多亏系了安全带,不然估计得飞出车外了。他心有余悸:“好友,你别开了,这要是到了前边收费亭给交警见着了,你的驾照和车都得甭想要了。”
“这是邪九世的车。”
“哦,那没事,继续开。”
得到好友的首肯,意琦行一鼓作气,来了个大地投球式的紧急右转,这次安全带也没用了,绮罗生的俊脸和挡风玻璃来了个亲密接触。他抽着眼角问意琦行:“老实说,你到底有没有考驾照。”
意琦行摸着胸口,老实的回答:“我没有驾照,下山我都是滑索道。”
把绮罗生给气的,脸都涨得老红:“你没驾照竟然想开车!你修车修糊涂了吧?敢情我不是来陪车的,是来陪命的啊!”
意琦行第一次开车就这样不欢而散。
俗话说,流水的汽车,铁打的意绮。这次意外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友谊(基情)。
半个月后,绮罗生邀请意琦行到玉阳江小住。
意琦行欣然赴约,背着他的小包裹,滑着索道就下了山。
绮罗生笑眯眯的在玉阳江畔接他,背后是他的豪华画舫。
意琦行脊背一凉,总觉得绮罗生笑得不太正常。
意琦行只住了一晚就要回渊薮,绮罗生摇着扇子,笑得像一只狐狸:“不好意思船已经开远了,折回去还需要一天。”
往后一天里船上发生了什么,谁都不知道,据说意琦行下船时都快跪了,为啥?给船晃的。
意琦行回去足足躺了三天,从此他再也没有提过开车这件事。

评论(10)

热度(16)